花開時節又逢君_文化生活_企業文化_天天影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文化生活 > 正文
文化生活

花開時節又逢君

發布時間:2019-03-30 來源: 作者: 點擊次數: 打印 字號:

      佛說,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


——題記

(一)


      如果不是你的忽然起身搭訕,或許此生你我不會有半分交集。
      那是五年前一個夏日的夜晚,燈火輝煌,星光燦爛,月色皎潔,清風拂麵,我們四個好姐妹一起在新修的南環路人行道上散步。
人行道上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路邊燒烤攤上座無虛席,那濃鬱的炭火味夾雜著孜然味還有烤羊肉串的香味兒隨風飄散,直勾得我們幾個饞貓兩眼放光,口水流多長。
      我們四個走到路中間那條丁字路口右邊的燒烤攤前邊時,便再也邁不開前進的腳步。地心引力仿佛變成了一塊大磁鐵,緊緊的把我們給定住了。於是,我們幾個悄悄商議,每人拿五塊錢,去烤上十塊錢的羊肉串,再買上十塊錢的啤酒,聊以慰藉這該死的誘惑。
於是,我們幾個怯生生地走到老板麵前,給老板商量著讓他給我們拉個小桌子,好給我們一個方寸之地。
      “真的是非常抱歉啊女士們,不是我不給你們提供方便,實在是這兒人滿為患,恐怕要讓你們幾個等一會兒了,或者,你們去別家看看也行。”老板滿滿的歉意和無奈。
      去別家看看?不,別說我們肚子裏的小饞蟲給直直的勾了出來,我們邁不動步子,就是再換幾家,也照樣座無虛席。


(二)


      “嗨,幾位好。”正在為難之際,忽然聽到一個男士的聲音:“留意你們幾個好一會了,不介意的話去那邊坐坐吧。”
      我轉頭一看,一位大約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的看著我們。借著皎潔的月光和明亮的燈光,我發現他額頭上的頭發已經差不多掉光了,寬鬆的黑白格子襯衣連扣子都沒係,越發顯得那肉肉的大肚子格外突出。
      我們幾個會意的對望了一眼,在表示了一番感謝之後,便去坐下了。
      十塊錢的羊肉串剛端上來便被我們幾個給瞬間秒殺,五瓶冰鎮啤酒太涼了,我們隻好淺斟慢飲。
      為表感謝,她們幾個一致讓我做代表給那位先生幹一杯。幹就幹吧,畢竟有這份古道熱腸的人不多了,何況還是萍水相逢。
      那位先生非常爽快的把酒幹了,和他同桌的幾位便紛紛提議讓我倆再幹三杯。看他有點醉意,我再三推辭,。可大家你一言他一語的,我終究推脫不過,便又喝了三杯。
      “哈哈,美哉!快哉!”放下酒杯,那先生哈哈大笑,“李白鬥酒詩百篇,無酒不成詩啊!”
      哎喲,聽這言語,眼前這位還是個人物呢。
      幾番詢問,這才知道,原來我們幾個不經意間 ,遇到了一位我們汝州作家協會的副主席。
      後來,我們互相留了聯係方式,。隔三差五的我還給他主編的雜誌投投稿,。每每他要給我送稿費的時候,我會說:“王老師,您留著買酒喝吧。”
      再後來,他經常約我們幾個一起散步采風,一起去看那月下荷塘。,他說,他想剪下這一段時光,讓它在歲月裏靜靜流淌。
      再後來,我有了俺閨女之後,因為孩子小沒人照看,我便很少有那閑情逸致去寫稿子了。,慢慢的,慢慢的,王老師和我們便不聯係了。


(三)


      時光荏苒,歲月如歌,似水流年。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汝州歌友群裏拜讀了汝州作家協會李曉偉主席寫的那篇關於中大街的散文,文筆飄逸,如行雲流水,讀來甘之如飴,讓人很是欣賞崇拜。散文的後邊,還附有汝州作家的投稿郵箱。久不曾提筆的我又怦然心動了,於是,我費了好大勁兒,找回了自己當年開個人博客時申請的163郵箱,挑了一篇自己最為滿意的散文,投了出去。


 


      幾天之後,運玲姐姐給我發微信說:“你的文章在汝州作家發表了,你知道嗎?”
      “真的嗎?”我按捺不住滿心的激動,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
      “真的,你以後要努力哦,多讀書,多學習,多寫作。”對我,運玲姐姐就像知心姐姐一樣,沒少告誡和鼓勵。
      進了汝州作協文學交流群後,我深感自己的淺薄和渺小,我每天都反複拜讀著各位老師的大作,學習他們的寫作方法和技巧。同時,我還暗自發誓,今後我要更加努力的學習和積累,才不辜負這份厚愛和信任。


(四)


      那個周日下午,我把兒子送到學校回來,便帶女兒去河濱公園蕩秋千。一路上楊柳青青,桃花、李花、海棠花競相開放,一陣風過,落英繽紛,香飄無數。
 


      女兒興致勃勃地的蕩起秋千,笑得合不攏嘴。小丫頭隻要有我陪著,玩什麽都格外開心。
      “玲霞,是你嗎?”
      不知何時,女兒我倆的二人世界裏多了一個陌生人。隻見黝黑的臉上帶著幾分笑意,這笑容好像在哪兒見過。
      “您是?”
      “我是王老師啊!”
      “王老師?怎麽可能?”我的記憶中王老師白胖白胖的,可眼前的王老師,黑瘦黑瘦的。
      “真的是我,前兩年我被查出來脂肪肝,然後一直堅持騎自行車上班,這不瘦了八十多斤呢。”
      “天啊,您可真是善於創造奇跡!”
      “那次在汝州作家看到你寫的詩歌,多年不見,你寫得越來越好了!”
      “哪有,在您麵前,我最多就是學前班。”
      “五年了,沒想到在這兒遇見你!”
      “是啊,真是太驚喜了!要不是您喊我名字,我肯定不敢認您,您這五年變化太大了!”
      夕陽的餘輝靜靜的灑向河麵,河麵上泛起了一條金黃色的斜線,潺潺的河水奔騰不息。似乎,它也為這一次的相遇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夕陽的餘輝靜靜地灑向河麵,河麵上泛起了一條金黃色的斜線,潺潺的河水奔騰不息。似乎,它也為這一次的相遇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文/圖 汝州公司 賈玲霞)

 

上一篇:福泉有約 結緣大佛 下一篇:一筐土雞蛋